中视网-中国影视娱乐新闻 CAVTV.CN
你所在的位置:中视网 > 关注 >谈商论道

阅读——深入心骨,刻至生命

发布时间:2020-09-10 14:26  来源:中视网   编辑:feitian

三页禾子

张女士曾经恨恨地说:“你们仨要是再买书,我就把你们之前买的书全给扔了!看看家里哪哪都是书!”

说来买书的这个“好习惯”还是来自我家大姐,她说过,借的书总归不是自己的,还有阅读期限,看得心里难受。而买回来的书就看得很尽兴,许久之后回忆起哪个情节或者想不起某个美句,还能随时翻翻回味一番。所以虽然是被张女士下了死命令了,但是皮厚的我们对买书这种事还是依旧没什么节制。多种威胁方式无法奏效后,家里就多出来了三个大书柜和众多的大纸箱子,直到电子书盛行也仅仅是拉缓了书籍数量的增长速度。

大姐买的书多是国内散文、外国小说,都是些名人名家的作品,还小的时候在家没事就爱翻看大姐的书,所以中学同学都在问我借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的时候,我在费劲脑汁地画《百年孤独》的人物关系图;家里小子的除了中学生推荐必读,喜欢的就是网络小说了,网络小说都不短,所以他的书都是成套成册买,一册书有十几二十本都不足为奇,幸好生在零零年代,除了遇到极喜欢的会买纸质书回来。其他的都是看电子档;而我呢,我看的书跟吃的东西爱的人一样,都不专情。

小时候,阅读是一摞摞视若珍宝的绝版漫画书。蜷缩在角落的横卧榻榻米,身边是摞得比自己还高的漫画书,中间徒留一个仅仅自己能靠进去的坑。从这本到那本,从这侧到那側,从这边到那边。多变华丽的画风和绚烂迷人的各色人物让人挪不开眼,满心只想求此黄金屋,执此颜如玉。原来一个人也能如此洋洋洒洒漫度生活,原来一个午后便能浏览一生繁华潮起潮落,原来一个夏天可以这般弥漫风华如同飘落人间至美地。

长大后,阅读是排解压力与寂寞的精神食粮,堪比血肉于变异尸人。一日不读,三秋叶落。曾经坠入《龙族》的魔道,深深陷在绘梨衣的死亡渊谷,自己出不来也不许别人染指;曾经放任自流在《带枪出巡》里感受严楚待姜词的那片舍己求谁的愚笨痴心;曾经迷恋《蝴蝶公墓》至极,妄想尚小蝶化作墓中蝴蝶于庄秋水共许良辰;也曾痴痴念念终有一人究极千山万水穿过“十里桃花”寻我一人许了“三生三世”;也曾心有所往毕业再入学时可得一人“微微一笑倾我城”。长大后还小,以为喜欢上那个人就不会变了,以为牵了手就是爱情,以为他走了青春也走了。其实后来才懂,因着他青春不会走,因着他读过的那些书也挥之不去了。

后来,阅读是一层层他们说读起来不是虐心就是晦涩的天国文学。宿舍的二层小床就是归宿,操场人来人往就是过客,酒吧角落聆听就是BGM。一本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从三毛笔下读到荷西心上;半册《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》从黄山泣过上海、哭到杭州;余册《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》也算得上是湿了眼眶暖了心尖。

现在,阅读是一捧捧掉了线捡不起来的金豆子和一扎扎“诗仙消愁水”,把自己这个人越读越心似林黛玉、身似赵无极。最刻骨的便是《悟空传》,一本家里弟弟看看笑笑的书,我看完激动了好些日子又竟生生抑郁了好些日子。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;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;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心意;要那诸神,都烟消云散!”狂妄到极致的句子,唯言霸气。这般才是江流,言此玄奘,怎生唐僧如《西游记》?又有言:“我不是忘记一切,我是一无所有。”心便像给撕裂了一般痛彻了断不能说出话来。慎思极恐。

总说人活一世,遇到一双人赐予生命降落人间;逢了一段情深埋心底腐了发臭也不肯丢;遇上一帮琐碎兜兜转转游游散散带了生活无限可能;终执心中所念守着彼此了(liao)了(le)余生;而阅读这个事,变幻莫测,怎么也乍不破远山的轮廓,倒像是划破天空的归鸟、潺潺流水终于穿过群山一座座……

阅读这个事让人魔怔得很。深入心骨,刻至生命。

相关搜索热词:
adr01
adr02